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玄幻魔法 > 劍人闖八荒 > 第九十三章 太一真元

第九十三章 太一真元

作品:劍人闖八荒 作者:墮落帝國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那最后呢?東皇宮破沒破?”李風云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人知道,七界淪喪,東皇宮所在天界是最早被吞噬的,破與不破已經沒了追究的必要了。”老八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那,這王真綠咋辦?太一真元能修煉嗎?”

    “東皇宮都沒了,你讓我上哪兒找功法去?就算我曾經記得,這都過去多少紀元,我早就丟失掉了。”

    李風云不禁有些失望,他看著很是緊張,揉著衣角的王真綠,笑了笑安慰道:“唉,原來我的這個小徒弟來頭還不小,可惜啊可惜師父沒有適合你的功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廉翔宇突然驚呼出聲,看到李風云奇怪的目光,連忙道:“弟子只是好奇,師妹到底是什么來歷,為何無法修煉十二獸形決?”

    在廉翔宇心里,十二獸形決已經是最高明的功法,連這個都不適合的話,那還能有什么功法適合?

    李風云撇了他一眼道:“反正只要知道你師妹血脈特殊就行了,告訴你又能咋地,師父我都沒法子,你還能想出啥法子,去,把曹八申找回來,為師有事情讓他去辦。”

    廉翔宇被罵了頓,漲紅著臉離開了,張鐵牛上前拱手道:“師父,明教那位散人派人來通話,說已經安排好了,不知師父何時動身?”

    李風云嘆了口氣道:“等等吧,我看看曹八申那家伙能不能聯系上春神,我找春神有事情商量,若是商量好了,為師便又要再歸春神門下,若是商量不好,為師也懶得玩白龍魚服的把戲,時不我待,留給為師的時間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張鐵牛和王真綠聽了大驚失色,驚呼道:“師父,你這是發生什么事了?怎么會?”

    李風云擺擺手道:“時間多少是相對來說的,你們不用擔心會給為師送終,還是擔心擔心為師給你們送終才是。”

    張鐵牛羞紅了臉,低頭道:“是,弟子一定努力修煉,不會讓師父失望。”

    王真綠看到此幕,想到自己無法修煉,頓時臉色耷拉下來,很是郁悶模樣,李風云開解道:“沒事,為師不知道,或許春神知道呢?俗話說的好,千年王八萬年龜,這春神起碼活了萬年之久,或許還記得仙靈族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回到鷹嘴山,李風云巡視了一遍領地,兩山間的山道前已經修建了一座關隘,平日里廉翔宇和張鐵牛的手下便在這里輪流值守放哨,兩個小村莊已然建成,又花錢購買了幾十匹駑馬用來開荒,一個多月下來已經開墾了幾千畝,雖然其中大部分都空著,畢竟是到了秋初時節,正兒八經的糧食是種不了的,但卻種了不少一種豬吃的藤蔓類植物,看上去綠油油的一片,倒也生機盎然。

    豬圈那邊雖然離著老遠,但還是有些臭味,李風云找到王真綠他爺爺等豬倌,讓他們以后看著搞,爭取把豬養的白白胖胖的,干干凈凈的才好入口,豬倌們一致面露為難之色,但還是勉強應下,不過他之前提的閹割豬仔一事倒是有了點眉目,如今已經有幾頭小豬做了太監,現在正在觀察當中,雖然不知道太監豬好不好吃,但閹割后的小豬的確懶了不少,整天不是吃就是睡,和其他豬仔相比之下長的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王老漢等人個個贊不絕口,連連夸贊李風云不虧是神仙,居然能想出這種“妙”招出來,李風云矜持地擺擺了手,并表示這種方法是王老漢研究出來的,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,誰要是敢在外面亂嚼舌根,他決對會打死-救活,救活-打死,循環個七八遍才干掉。

    王老漢很是無語地望著老祖的背影,萬萬沒想到在家老實呆著也會有黑鍋從天而降,他的幾個同行一臉同情的望著他,勸慰道: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其實我覺得,神仙怎么會操心怎么養豬這種小事?老哥哥,你說老實話,這法子其實是你祖傳的對吧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!王老哥你瞞我們瞞得好苦啊,這么好的法子居然不告訴我們,不過我們也很理解你,畢竟這法子簡單易學,就是個窗戶紙一捅就破,你以前肯定偷偷養那么幾頭,我們才沒有發現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老祖肯定是覺得你的法子很好,但又擔心我們這些蠢笨頑固的老家伙不聽你的,所以才暫時將這法子說成是老祖的法子,這樣一來大家才會去做,不然我們要聽到是老哥哥你的法子,那肯定是覺得你在糊弄我們,又怎么會學這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沒錯沒錯,你這話可說到我們心里了,老祖不愧是老祖,果然洞徹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王老漢看著這群沒有一點節操的死老頭子,真想一巴掌呼屎他們,這隨風倒的也太快了,連理由都找好了,真是一幫子人精。

    此時,曹八申騎在馬上,有些忐忑不安地望著遠方的田野,他看著身前馬上的廉翔宇,這位大吳廉家的子弟,此時已沒了初來乍到的那份不安,身上散發著一股子活力,這股活力不同于以往他所見到的豪門子弟的或潛藏不露的城府,也不同于囂張跋扈的張揚,也不同于溫文爾雅的書生之氣,而是一種看到了路便在腳下,只要踏上去走過去便能抵達彼岸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廉兄,尊師叫我去是為何事?這已經快到了鷹嘴山,可否透露一點,我也好安心。”曹八申忍耐不住終于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廉翔宇微微笑了笑道:“我的確不知何事,不過想必與賢弟春神教神官的身份有關,也許師尊有意放你離開,這才喚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離開?這?”

    曹八申有些驚訝,心想這怎么可能,這位圣子背叛春神教,盜竊春神大道,若是被春神所知,必然要命人前來抓捕,怎么可能放他離去?當初把他們留下不就是為了避免走漏風聲嗎?

    “雖然我也覺得不太可能,但不為了放你離開,叫你去鷹嘴山又作什么呢?師尊雖然性情有些古怪,但還不至于非得親自動手殺人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廉翔宇微微笑著,曹八申看著心里卻有些涼意,不過話雖然難聽,但他仔細想了想確實如此,真要殺他隨便找幾個人就可以,沒必要讓廉翔宇親自過來帶他去鷹嘴山。
推薦閱讀:
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